邀请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深感自己当初答应曹

 “你还敢骂我!”李想也被惹急了,抄起手中的魔杖想要跟曹旭拼了。
 
    孟一恒眼看情况不对,立刻拦住了冲动的李想。
 
    “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昨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好好弄清楚!曹旭没必要骗我们,如果他的徽章也丢了,那他自己都将被取消资格,他完全没有必要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孟一恒还算是冷静。
 
    “昨晚…我记得我们几个都在睡觉,后来听到李想的叫声才起来的,然后曹旭就跟我们说他要负责守夜,让我们把徽章交给他。”钱珊妮柳眉微微皱起,迟疑的开口道。
 
    “我没说过我要守夜!”曹旭恼怒的咆哮。
 
    “你还装!昨天晚上明明是你想趁我睡觉的时候拿走徽章,如果不是我醒了发现你的行为,只怕今天早上还没有人知道这事是你干的!”李想吼道。
 
    “我他妈说过几百次了,不是我干的!”曹旭简直要疯了,这群人是不是脑子有病,非要说他拿走了他们的徽章。
 
    “好了!都别说了!”上官萧头疼的看着这群队友,深感自己当初答应曹旭的邀请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他看着曹旭,认真道:“不管你承不承认,你昨天所要徽章的事情是我们四个人有目共睹的,不管是你忘记放哪了也好,还是被什么人趁你睡觉偷走了也好,现在这些都不是重点!”
 
    “上官说的没错。”孟一恒的神色十分凝重。“我们五个人现在徽章都没了,根据导师提供的信息,我们身上的徽章是不能全部离开本人的身边的,现在连曹旭的徽章都没有了,这就说明我们这一队已经失去了测验的资格。”
 
    “那…那要怎么办?”李想慌神了。
,防止被人发现我们的徽章全部没有了。”
 
    “对,我们只要不捏碎信号水晶,就没人会知道我们已经失去了资格!”李想终于松了一口气,随即他看向了整支队伍里唯一的希望——上官萧。
 
    “上官你解药研制的怎么样了?”
 
    上官萧瞥了他一眼,不冷不热道:“大致已经搞清楚了,只是我现在手上的药材不足,好在这份配方上的药材在暗夜森林里都能找到,只要我们能尽快的搜集到药材,我可以保证在三天之内把解药弄出来。”
 
    如果不是不想自己被这群人拖后腿,上官萧真不想管他们。
 
    “只要上官的解药制出来,我们几个人的实力就可以立刻恢复,以我们的实力想要从其他队伍里抢夺徽章根本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除了齐夏那一队的实力可以和我们抗衡之外,其他的队伍只能任我们宰割。而且在来暗夜森林之前,我已经得到消息,齐夏那组虽然有两个药剂师分院的学生,但是那两个人都还只是新生,论制药的技术根本就不足以和上官相比。”孟一恒松了口气,他们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让上官萧第一个做出解药,好在现在的情况还不算太糟糕,只要他们没有捏碎信号水晶,导师那边就不会发现他们这边的情况。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