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之前甚至连单体咒术都从未在别人的身上试验

 沈炎萧侧躺在树枝上,懒洋洋的看着那群躲在山洞里的少年们。
 
    朱雀晃荡着两条白嫩嫩的小腿,坐在树杈上,眨巴着一双赤色的眸子看着沈炎萧似笑非笑的表情。
 
    “喂,你跟着这群人类已经老半天了,你到底想做什么?”朱雀发现自己很难理解自己这位新主人的所作所为。
 
    沈炎萧挑了挑眉,抬头看了看半空之中的明月。
 
    “我是在考虑,要不要玩一下。”
 
    “玩一下?”朱雀不解。
 
    “从这几个白痴的手里偷出徽章,实在是没什么挑战性啊。”作为一名有追求,有理想的神偷,沈炎萧简直不忍直视那五个毫无防范的白痴,连唯一一个有用的陷阱也是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完成的,安全区域几乎可以说是对她敞开了大门,要从他们身上拿走徽章,简直跟从自己家拿东西没两样。
 
    “……”朱雀发现自家新主人的趣味很古怪,明明可以简单搞定的事情,她居然还在苦恼过程为什么不能复杂点。
 
    她真的不用吃药吗?
 
    “不如用用制幻好了。”沈炎萧心头突然灵光一闪,在测试之前她才刚刚学会两个组合咒术,其中一个就是能够使别人产生幻觉,甚至可以让对方短时间内按照自己制造的幻觉为自己做事的神奇咒术。
 
    从沈炎萧学习术士的技能开始,她还从来没有机会在任何人身上试验过。
 
    她只是从唐纳治的口中零零碎碎的听闻一些单体咒术的效果十分变态,却不知道这组合技能效果到底怎么样。
 
    由四个单体咒术组合成的咒术,怎么说效果也不会太差吧?
 
    再说了,就算是制幻的效果不行,她还是可以再用自己的技术把那几个徽章弄到手,既然是手到擒来的东西,何不拿来做个试验?
 
 第134章 试验小白鼠(4)
 
    说到做到,沈炎萧立刻从树杈上跳了下来,娇小的身影灵巧的窜到了曹旭等人睡觉的洞穴前。
 
    朱雀倒是没有跟着,他只是把自己的双腿倒挂在树枝上,倒立着看沈炎萧兴奋的举动。
 
    熟睡中的曹旭被一股尿意憋醒,他迷迷糊糊的站起身,看了看空荡荡的洞穴入口,又看了看还在熟睡中的队友,轻手轻脚的从洞穴里走了出去,溜达到一颗大树后方解决生理问题。
 
    提好裤子,曹旭刚准备转身回去继续睡觉,却忽然感觉到有人拍了下自己的肩膀。
 
    他猛的转过身,可是在一瞬间他的眼神突然变得迷离起来,毫无焦距的目光眺望着远方,完全忽略了站在他眼前的沈炎萧。
 
    娇小的身影站在月光之下,那张平凡无奇的小脸上带着一丝让人惊艳的狡诈笑意,
 
    一击迷离甩出去,沈炎萧的十指如同舞者的双足,快速的组合交错,多至十七个解咒手印,在十秒之内从她的指尖完美结束。
 
    如果这片光明大陆上仅存的那些术士能够注意到沈炎萧解咒时的速度,只怕打死他们也不会相信,眼前的这个小家伙只是个刚刚接触咒术仅仅一个月的新人!
 
    四只单体咒印,十七个解咒手印,在短短的十秒之内一气呵成,完美的如同无可挑剔。
 
    沈炎萧在曹旭的脑海之中种下了制幻的咒术。
 
    制幻的可怕之处在于它可以在短时间内给被施咒者编造出一个极为庞大的环境,不论被施咒者原本的意识和记忆是怎样的,一旦中了制幻,便会直接将自己脑海中的幻想当做事实。
 
    而施咒者可以任意的改动自己在被施咒者心中的形象,直到咒术解开,被施咒者将不会再有一丁点关于制幻的记忆。
 
    沈炎萧还是第一次对人使用咒术,她之前甚至连单体咒术都从未在别人的身上试验过,即便制幻的施咒过程完美无缺,她也不敢确定组合咒术是否可以生效。毕竟组合咒术的条件十分苛刻,稍有一个手印的错漏,都可能造成整个咒术的崩溃!
 
    在最后一个解咒手印指节完成之后,她有些紧张的眯着眼睛,看着曹旭的反应。
 
    曹旭眨了眨眼睛,目光终于落在了屏气凝神的沈炎萧身上,他的眼神从迷离变成了清晰,有那么一秒,沈炎萧甚至怀疑自己的咒术失败了,曹旭已经发现了自己的行为。
 
    可是,曹旭的眼神在恢复正常之后,却没有任何异常的举动,他只是看了一眼沈炎萧,随后转身朝着洞穴走了过去。
 
    一路上,他没有任何反常的举动,就好像刚才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